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首頁4020電子書 > 圣墟 > 第1456章 堵門之棺驚懾萬界

第1456章 堵門之棺驚懾萬界

小說:圣墟作者:辰東字數:5645更新時間 : 2019-12-02 02:05:34
    陰州,泰一在黑霧中沉思,眸光明滅間,周圍的虛空崩塌,蔓延出去也不知道多少萬里。

    “堵門之棺……”

    在他漫長的生命印記中,有模糊的線索,過去接觸過這幾個字。

    此時,前方那道門戶不穩固,金色裂縫轟鳴,大陰間的能量不斷溢出,這里已經成為一片無比可怕的厄土。

    現在這片區域,除卻幾個究極生物外,任何人都不能駐足,否則會在瞬間化成一灘黑血,死無葬身之地。

    幾位究極生物的親傳弟子都是陽間頂級大能,然而放下那些用以破門的天材地寶等物資后就迅速逃離了,根本無法立足,都只能站在陰州外。

    “我有些印象!”這一刻,泰一神色凝重。

    他的臉色在變,雙目深處浮現年少時的一些景象,有些緬懷。

    他也曾年少,也曾神采飛揚,行走在塵世間,很正義,成為那個時代的陽間主角。

    后來,他變了,為了活著,為了更強,越發冷漠無情,視世間生命如螻蟻。

    “我的師祖……曾提及過!”

    這時,泰一的臉色徹底變了,他終于想起來了何時接觸過那幾個字,是在年少期,實在太久遠了。

    他是何等生物?

    泰一,原本不屬于這一紀元,逃過上一紀的大災難,蟄伏在混沌海遺跡中,而后復蘇。

    這種古老的生命體,曾屬于逝去的世界!

    因為他活的歲月太漫長,不可能將所有記憶都保留,有些無關緊要的都會封住,或者直接磨滅。

    進化路無盡頭,任何強者在生命躍遷的過程中都能體會到,若是心思純凈,雜念少一些,與大道鏈交融以及蛻變相對容易一些。

    這種老古董為了保持赤子之心,一般都會斬掉許多無用的瑣碎記憶。

    而現在,他揭開了塵封的一段舊憶,卻驚的背后發涼。

    在這少年時期的瑣碎記憶憶中,居然埋著這樣可怕大事件的殘片!

    這時,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神色,也聽到了他的話語,都意識到這件事很嚴重,多半極其可怕。

    “堵門之棺,這事很久遠,很凄涼,曾充滿血與淚,關乎著全天下人的生死。”

    泰一,平靜道來。

    就這么簡短的一段話,頓時讓人感受到一股沉重。

    所有人都回頭,透過那道門的縫隙,看向被四界大道鏈鎖在那里的石棺。

    一瞬間,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悲壯,鋪天蓋地而來,仿佛看到了一件凄涼的往事,令人心頭沉重。

    “我的祖師在上一紀元也幾乎算是天上地下無敵的生靈,可是在提及那個人那口棺時,卻是在仰望、敬畏。”

    一句話而已,讓幾位究極生物臉色皆變,感覺如山壓頂。

    而石棺在他們眼中越發的神秘莫測了,似乎體會到了某種凄涼感。

    “祖師說,不僅我們人族,幾乎是天下所有族,都險些滅絕,若非有人以棺堵門,舉世就沒有活著的生靈了。”

    舊事簡短,不過一段話而已,卻讓人隱約間體會到了那個時代的氣息,一個流血的世界,各族要亡種了。

    有人背棺堵門,擋住了大災禍,保住了世間。

    “堵門之棺,不只是挽救我們陽間,還有其他世界,祖師提及,諸天所有大界都被波及,若無意外,都要被天穹上流下的血侵蝕,世間將就此化作血色,萬物寂滅,所有種族盡凋零,再無生機。”

    這就是泰一提供的舊憶,很簡潔,沒有更為詳盡的信息。

    可是,幾位究極生物卻都無聲了,沉默很久,感覺到那一世的恐怖,還有那個時代的悲壯,流血的諸天,各界都要化作死地,再無生命印記。

    “那個人是誰?”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問道。

    “應該與第一山有關。”泰一答道。

    當年,他還年少,而他的那位祖師并未多說,不過按照后來的一些線索,他覺得與那第一山有關。

    此話一出,不少人瞳孔收縮,容不得他們不忌憚,所謂的第一山真不是隨便命名的,有各種古怪。

    仔細想來,那里極其可怕,有太多的秘密。

    “那幾張人皮的來歷頗為蹊蹺,詭異的很。”有人開口。

    第一山的九號、六號、三號、二號等,都曾出過世,非常邪異,被認為是序列生物,從一到就,最起碼有九個。

    也有人說,那只是一個人,曾九次脫皮,現在真身不知在何方。

    總之,第一山極其讓人忌憚,若無必要都不愿沾惹。

    “武皇為親傳弟子出頭,曾與那……九號交手,感覺如何?”有人問道。

    武瘋冷漠道:“他很強,我出動的雖只是一件兵器,化我之體,不過,他亦顯蛛絲馬跡,絕對的恐怖無邊,畢竟只是一張人皮,若有血肉著實不好揣度!”

    “唔,我也想起來了一段模糊的記載。”這時,另一人開口,來自地下世界,為某一黑暗源頭。

    地下世界,早已存在無數歲月,有血腥的一面,但也在探索世界的真相,發掘古往今來的各種重大秘密。

    畢竟,世界每發展到一定時期后,都不可避免的終結,走向寂滅,他們想研究透徹,掙脫出來。

    所有人都看向他,連泰一都露出意外之色。

    這個人行走地下世界,貫穿這個紀元,早年時曾在遺跡中挖掘到過不屬于這個紀元的石碑,破譯出不少文字。

    “堵門之棺,堵的是上蒼之上,將諸天萬界都與那里隔絕,不然別說人族,就是仙族,便是那仙王等,都要覆滅,各大界都會若泡影般凋零,歸于死寂。”

    縱為究極生物,在場的幾人也都心中劇震,這很可怖,萬界沉墜,諸天亡種,有些人,驚悚世間。

    “按照記載,那個人大戰過后,堵住了天上的缺口,阻止了禍源的蔓延,而且后世也有無上天帝堵過門,拿母氣鼎鎮壓,可惜石碑殘破,記載有限。”

    地下世界的這個究極生物很遺憾,當年,他心中有所觸動,可后來隨著實力強大,卻有些不怎么相信那記載了,不再當真。

    而今看到堵門之棺,舊事憶起,讓他脊背發涼,那石碑讓的記載居然有可能為真,并非夸大。

    他的這些話著實再一次震撼了在場的幾人,不止一次堵門?!

    “我們有一天是否也要去堵?”有人低語。

    一剎那,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現在他們在干什么?不是堵門,而是拆門!

    “我們,還得再進化,不然……”有人開口,同時搖了搖頭,每說幾個字都是一頓。

    誰都知道他的意思,縱然是究極生物,還是不足,要繼續前進,再蛻變。

    每個紀元都會莫名終結,越是強大的生物越是焦躁不安,越是到了他們這種層次越是覺得心中無底。

    前方迷霧重重,一切都過于詭異可怕。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疑惑,道:“這……不對,太陰間雖然是推演中應該存在的一界,可是,并非絕對無人去過,或許上一紀元,或許更古時代前,有前人曾走過那條路,至于這么危險嗎?!”

    大陰間的確可怕,在陽間人看來,那里就是地府,是森羅獄場,一旦兩界貫通,定然天崩地裂,生靈涂炭,要死億萬人。

    但是,幾位究極生物卻相信,兩界懸殊不至于那么大,可以一戰,不見得說陽間就比大陰間弱很多。

    “關于堵門之棺的記載,其可怕之處是否被夸大了?”

    “大陰間就是上蒼之上?不太像!”

    “很顯然,這里的門戶并不是傳說的那道門。”

    “但是,無論怎么看,都像是有些關系,手法相近!”

    “這件事你們怎么看,是否要驚動第一山,請那里的序列生物出來一談?”

    相繼有人開口,因為,這里確實不太對勁。

    不解除那縷懷疑的話,總會令他們不安。

    “別忘了,黎可是從第一山走出來的,曾拜師于那里!”有人提醒。

    “去請第一山的生物出來談一談也無妨,別忘了,也有種傳說,黎就是第一山的犧牲品,就是送出來血祭的。”一個渾身都冒銀光的生靈開口。

    他的魂力格外的強大,足以驚懾世間,連同為究極生物的強者都忌憚,罕有生靈的魂力可以強到這種地步。

    這些話語很驚人,如果傳到外界去,一定會引發軒然大波。

    這個級數的生物多少知道一些當年的真相,黎的死因撲朔迷離,在場的幾人都有各自的猜測。

    楚風如果在這里一定會驚出一身冷汗,他聽到過類似的傳聞,甚至在冒充第一山的弟子時,就有人說過,他這是在自己送死,主動獻祭。

    有人對他講,第一山在各個時代都會收弟子,而且都是世間絕頂奇才,可是到頭來來竟然沒有活下來一個!

    其中,名氣最大的自然是黎!

    當然,也有人說,第一山的弟子不是獻祭了,而是進入了另一片戰地,有更璀璨的世界,有更血腥與殘酷的大戰場。

    就如同傳說中的天帝后人一般,沿著一條道路主動殺去了。

    而羽尚天尊,據傳就是天帝后代中的一支,祖上身體出了問題,所以留守,可惜可嘆可悲,結果這一支最后只剩下羽尚一個人,竟淪落到這一步。

    主要是,歷史太深沉,太久遠,有些人早已被遺忘,至今帝者之名都不可聞,所有一切都被世間忘卻。

    不然,羽尚一脈怎能如此,誰敢加害?縱有狼子野心之輩,恐怕也會惹到眾怒!

    畢竟,一切都成為傳說,曾經的過往不可考證了。

    過往的功績留下了什么?只剩下殘缺的傳聞。

    一個又一個紀元逝去,曾經那一世的生靈成為黃土,而后世子孫都早已換了不知道多少代人。

    ……

    第一山很安靜,封山有段日子了。

    九號立身在山中,盯著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露齒一笑,白的人,讓地下世界的這位霸主幾乎想轉身就走,不愿與他再有牽連。

    因為,無論怎么看,九號的真身多半都大有問題!有朝一日,血肉再現,他將會是誰,會是什么生物?

    “你們想請我出去?可封山了,離不開。”

    九號嘆氣,腳下有一堆灰燼,而后他再次燒紙,喃喃道:“黎,走好,以后我會將那些人都打死的!”

    這話說的,讓黑血研究所的主人一陣無言,是在恫嚇他嗎?

    “堵門之棺出現了!”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告知詳情。

    “嗯?!”

    剎那,九號動容,哪怕是一張人皮,也鼓蕩起來,宛若有了血肉,滿頭發絲飛舞,空洞的雙目那里射出撕裂天地的神芒!

    最終,九號出山,隨同而行的還有六號、三號!

    在路上,黑血研究所的主人解釋,道:“黎早就死了,這次現世的不過是一縷執念,我們并未殺他,跟他接觸與交手,也只是想弄清楚當年發生了什么,欲找回失落在大陰間的無上經書,一切都是為了我陽間。”

    九號道:“我知道他是一縷執念,如果是他真身,我們老哥幾個早出去弄死你了!”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頓時不想說話了,怪不得另外幾個究極生物死活都不來,這實在是沒法愉快交談啊。

    他脾氣還好,如果換另外幾人來,估計已經打起來了。

    在路上,九號與六號還有三號居然融為一體,化作一道身影,自稱:九六三。

    陰州,幾位究極生物屹立,當看到九號三人的融合體后,都露出異色,因為這個生物極其強橫!

    “我一直很好奇,你們是一個序列的生物,還是一人的九次蛻變脫下的皮,到頭來是否還會出現十號呢?”這時,那個渾身銀色魂光濃郁的生靈開口,他為地下世界某一黑暗源頭。

    事實上,他的疑問也是幾位究極生物的共同念頭,都曾探究過。

    “若是還有十號出現,是否算是終極體了,該不會還有十一號吧?”渾身銀色魂光閃耀的霸主問道。

    九號的融合體面無表情,道:“有些名字是不能說的,你敢出口,我想你命不久矣,活不太長遠了。而眼下我看你印堂發黑,已經倒了血霉,年輕人,當心啊,禍從口出,禁忌不可言,不能隨意提及。”

    接著,九六三仔細盯著滿身銀色魂光的霸主,道:“有點門道,你是從魂河中爬出來的,也敢現世?!”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在場的幾人知道這個滿身銀色魂光濃郁的生物的身份,乃是魂光洞的鼻祖,號稱與天地同存,為地下世界黑暗源頭之一!

    可是,他們卻不知道,合作多年的魂光洞的鼻祖,竟然還另有來頭,出自魂河!

    這件事很嚴重,實在過于驚人!

    或許,泰一懷疑過。

    ……

    事實上,在九號的融合體提到魂光洞的主人要倒血霉時,的確有事情發生。

    一道黑的讓人發慌的烏光無聲無息間,進入了魂光洞!

    同一時刻,楚風正在鳳王的洞府打包與收割,也在自語:“魂光洞距離此地不是非常遙遠,同在清州,它就在太陽河的上游盡頭附近,我是不是要過去看一看?”

    因為,他在這里了解到,魂光洞的一些大藥并非全部養在那口神秘的洞穴中,有部分栽種在太陽河中的小島上,借太陽火精之力供養魂藥生長,乃是至陽魂藥。

    在鳳王洞府,楚風收割到的壯魂草已經很驚人,可是經過盤查與審問,他了解到,魂光洞那里有更驚人的魂藥,那是陽間最稀有的大藥之一!

    “我又不是強盜,這次只是過去看一看!”他義正言辭,自己都相信自己說的話了。

    他覺得現在多半沒機會去采摘,不過,這次也算是探路了,以后肯定要去!

    他不知道,或許現在闖去真有機會,魂光洞今天注定遭禍!

    有人說又要斷更了,為了不應驗,雖然晚了,但也完成了這章。對了,上次說連更就直播%o¥的兄弟呢?我等你好久了^_^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unfna.tw。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520txtba.com
3d真人游戏在线玩